反思 | 从治安优良之国到“全球强奸之都”:瑞典 ——移民大潮的失败样本 - 英国 - 大杂烩 首页   注册   登录
大杂烩 = 精华与糟粕共存
反思 | 从治安优良之国到“全球强奸之都”:瑞典 ——移民大潮的失败样本 - 英国 - 大杂烩
现在注册
已注册用户请  登录
airbnb的优惠券,有国内外短租需要的朋友可以点击领取或微信扫描二维码 领取优惠券
大杂烩  ›  英国

反思 | 从治安优良之国到“全球强奸之都”:瑞典 ——移民大潮的失败样本

  •  
  •   worker · 2017-05-06 16:00:00 +08:00 · 77 次点击  

    加拿大头条(微信ID:canadanews)编辑

    瑞典被公认是“对待难民最友善的国家”,宛若天堂的瑞典是难民心目中的“乌托邦”

    \/

    【加拿大头条(canadanews)特约撰稿人萧元恺撰写】
    一场自二战以来最大的难民危机,正困扰着欧洲。几十万难民的涌入,牵扯着整个欧洲政治及经济格局的千变万化。2015 年,瑞典(Sweden)是欧洲人均接受难民最多的国家。2016年,共有 16.3 万难民向瑞典提交申请,通过率高达 55%,为历史最高,也是1990 年代巴尔干危机时的两倍。瑞典被公认是“对待难民最友善的国家”,宛若天堂的瑞典是难民心目中的“乌托邦”。但最近接连发生的难民作案、甚至杀人的恶性事件,却让瑞典疲于奔命意兴阑珊,天堂与地狱并存了。



    美国总统川普(Donald Trump)日前慨叹,瑞典人必须面对他们根本从没想过的问题:“他们收容了大批移民,遭遇的问题是他们以为不可能发生的。”如果任何人想知道难民问题处理的负面教材,就来瑞典取经,瑞典就是欧洲难民危机一个缩影。迫使瑞典对难民条例从严打理,有网民伤感地说,能把瑞典逼成这样也不容易

    | 杀人嫌犯受命“伊斯兰国”

    2017年4月7日下午3时许,瑞典(Sweden)首都斯德哥尔摩(Stockholm)市中心皇后大街(Drottninggatan),一辆被劫持运载啤酒的卡车高速冲向人群,造成4人死亡、15人受伤,包括一名瑞典妇人和一名11岁女童。目前已确定4名死者中有2名瑞典人、1名英国人和1名比利时人,至今仍有2人情况危殆。卡车上还发现装了炸药的袋子,包括气樽、化学剂、铁钉自制的爆炸装置,幸好没有引爆,否则造成更多死伤。

    在距离斯德哥尔摩约40公里外的北郊,警方逮捕首名涉案的卡车司机阿基洛夫(Rakhmat Akilov)。现年39岁的嫌犯被捕时受轻伤,接受探员盘问时承认犯案,事发前曾亲自去现场踩点。该犯毫无悔意,声称已达到事先定下的目标,对发生的事感到高兴。他坦承支持逊尼派回教极端组织“伊斯兰国”,供认“我是回教徒,我支持ISIS”,指恐袭命令直接由叙利亚的ISIS高层指挥部下达,为报复空袭叙利亚,又称空袭行动必须停止。

    警方在斯德哥尔摩东北部拘捕第二名涉案男子,曾被判驱逐,因此立即将其拘押。

    瑞典国防大学恐怖主义研究主任兰斯托普说,袭击者非常狡猾。“他停车的地方距离地铁站入口只有几米,干案后可轻易跳上任何列车迅速逃去。”

    | 全球人均强奸发案率最高

    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年前发布各国强奸发案率统计报告,全球人均发案率最高的国家竟是瑞典。前英国独立党领袖法拉奇甚至宣称,瑞典第三大城市马尔默已成为欧洲的“强奸之都”


    2014年,瑞典警方接到6700件强奸报案,相当于每十万人有69起,比前一年增长11%。

    今年1月,在斯德哥尔摩音乐节发生大规模性侵事件,多位少女被移民青年非礼骚扰。

    尽管瑞典国家预防犯罪委员会(BRÅ)从1996年后不再公布强奸案中移民背景信息,但在1985至1989年间,所有已定罪强奸案中有53%犯案者有移民背景。

    去年上半年在Malmo这个城镇,发生了37起类似案件,只有7起破获公之于众。其实在瑞典发生的一些案件,无论政府、警方还是媒体,有时故意隐瞒嫌犯族裔身份,害怕牵扯到所谓“穆斯林恐惧症”。所以实际数字可能更高,外界很难得到确切数据。

    | 难民刺死瑞典公民

    去年发生一起恶性案件,一名声称是15 岁的难民刺死一位在难民营工作的瑞典公民。被刺身亡的是22岁瑞典女志愿者,她生前曾向家人表示,这座本应接待14至17岁青少年的营地有大量24岁出头的难民。

    不久前瑞典南部特罗尔海坦中学遭受蒙面黑武士恐袭,还有难民割破瑞典少女脸部。在瑞典难民营中发生的多起暴力着火事件,在民众心理也投射下阴影。


    由于瑞典对难民审查门槛低,大量成人体貌的难民自称未成年人进入瑞典,混杂在当地未成年群体中学习与生活,而这些“未成年人”犯罪很少受到刑事指控。今年年初,一位12岁男孩在难民中心被强暴,施暴者自称15岁,但经牙齿X光检查显示,真实年龄19岁。

    数万名没有成年人陪伴的儿童住在青年旅馆,多人失踪下落不明,被皮条客、帮派和圣战士拐卖,警察无法追查其行踪。去年夏天,一位8岁男孩尤素夫。华沙梅(Yussuf Warsame)在哥特堡(Gothenburg)公寓被手榴弹攻击而亡。再早哥特堡也发生过类似事情,一名4岁女孩因汽车炸弹而死,这些悲剧都源于当地移民帮派纷争。结帮成派在街头扒手行窃,在以往宁谧安详的瑞典现已司空见惯。斯德哥尔摩贫穷区甚至发生暴动,黑帮有自己的活动圈子。

    庇护申请被拒的难民并未有效遣返,不少潜入地下,成为瑞典“黑色人口”。像驾车行凶的阿基洛夫,就是黑下来的罪犯。据悉,瑞典警方已对国内55个“危险区”失去控制。最近还有人揭露,欧洲左翼媒体与政府联手对难民犯罪进行隐瞒,由于政治正确和敏感性,担心给极右翼提供种族歧视口实,故意对有些难民造成的案件冷处理。

    | 一部仁慈的难民接收史

    中立已两百年的瑞典,一直有接纳各方难民的令人印象深刻的人道主义传统。自二战起,瑞典就陆陆续续接收来自东欧、拉美、巴尔干的移民。从1965年起,实行开放移民政策,接收大量犹太人、东欧人以及波斯尼亚人,一直以来本地居民也以瑞典强有力的人权事业保障而自豪。

    近年来瑞典接受了大量来自北非和中东的移民,也是第一个向叙利亚难民提供永久居留的国家,无条件给予5年居留权。过去5年,瑞典倾一国之力,收容难民多达65万之众,而全国总共9百余万人,负担之重可想而知。仅2015年,瑞典就接收了超过16万难民,目前瑞典六分之一人口不是在瑞典本土出生

    伊拉克战争期间,每年来到瑞典的无父母陪同儿童约四百人。2014年以后,每年来瑞典的难民孩子七千人,去年当局登记的难民儿童超过三万五千人。阿富汗与索马里是两个最大来源地,还有来自叙利亚、摩洛哥和厄立特里亚。这些孩子吃喝拉撒、教育培养都要管起来,不分巨细,收容儿童难民人均日费160欧元,都由纳税人承担。实际许多自称“小孩”的人已成年,当局无从了解,也不进行年龄测试,一律照单全收。

    对难民瑞典倾注全力,提供良好物质条件,一旦获得难民资格,享受津贴4500瑞典克郎左右。给难民培训瑞典语课程学习(SFI),每天划考勤就有250瑞典克郎教育津贴。许多瑞典人家打开大门,欢迎难民入住,捐衣捐物,出力出钱。企业提供打工机会。瑞典社会还有各种组织,帮助难民打破文化藩篱。为此,瑞典被世人尊称“人道大国”(humanitarian superpower),人口皆碑。

    瑞典还租“海洋盛典”号豪华游轮供外国难民住宿,日耗资10万美元。“海洋盛典”号曾是世界上最大豪华游轮,有剧院、游泳池、赌场等娱乐设施,地中海双周游单人报价3600美元左右。船上有768个房间,包括普通双人间和豪华套房,改造后可同时容纳1790名难民住宿。

    | 社会舆论开始转向

    跟难民有关的犯罪新闻,瑞典人已经习以为常,从难民中心遭到攻击,到难民帮派杀人等。还有一些难民在瑞典到处安营扎寨,在城乡遍野到处乞讨,成为时下瑞典一大风景。难民潮变成盲流潮,在政治、经济和心理上考验着瑞典的承受能力。

    一向被称为对难民最宽容的瑞典,面对越来越频繁的恶性事件发生,现在越来越少瑞典人表示愿意帮助难民,而更多人希望政府减少难民入境数量。在短期和中期内,已使瑞典财政陷于紧张,政府不得不追加预算,增加税收,发行国债来为难民开支买单。长期来看,难民危机将改变瑞典容貌,对瑞典政治格局、法律习俗和宗教认同等产生深远影响。现在就已面临诸如一夫多妻、童婚和荣誉谋杀等社会现象。除了支撑不起福利和医疗系统,人们还担心难民带来潜在的安全问题,本国公民为难民承担了额外的责任与风险。对此有舆论慨叹:“对难民最友善的国家也累了!”


    更严重的是,瑞典已成为欧洲最大的伊斯兰圣战士输出国,“伊斯兰国”想方设法在瑞典招收难民,无孔不入。饱受困扰的当地居民渐渐转变对外来移民宽容的态度,政治上瑞典右派民粹主义政党民主党的崛起就是例证。,这也是自民党中下层选民突然倒向极右翼反移民政党的根本原因,而在目前氛围下,重新大选很可能使瑞典民主党赢得更多选票,从而使瑞典议会政治完全失序,瑞典面临控制极右翼民族主义进一步激进化的挑战,类似挪威孤狼布雷维克那种大屠杀或许重演。

    事实证明,收容与融合不能画等号。阿米·霍罗威茨制作了瑞典移民犯罪问题的纪录片,强调难民在瑞典的犯罪行为不断上升,同时对瑞典人民如此欢迎难民的态度表示困惑。瑞典本地报纸 Aftonbladet 和研究公司 Inizio 对 1261 名网民做对比调查,结果显示 2015 年有 54% 的人表示会帮助难民,2016 年其数字降到 30%。过去愿意帮助难民的人改变了立场,而声称“可能会”帮助难民和“不会”帮助难民的群体都增多了。2016 年受访者有 21% 表示自己“不会帮助难民”,而2015年这个数字为 11%。

    愿意让难民入境的人数也下降了。2015 年选择让“更多”和“更少”难民进入的人基本持平,前者是 31%,后者是 34%。最近民调显示,60% 受访者认为应减少入境难民数量,仅有 13% 认为让更多难民入境。

    有本国民众说,善意不是无条件接受,政府有些做法治标不治本,授人鱼不如授人渔,要让难民国意识到如何有效治理国家,不要给国际添堵。有更激进一点的言论说,瑞典政府以往的难民政策是变相自杀,瑞典人自己也变成难民,但哪里是他们的避难所?

    | 难民政策趋于收紧

    卡车撞人案件发生后,瑞典当局加强了边境管制。瑞典首相勒文(Stefan Löfven)当天表示,必须将被拒绝居留申请或避难申请的人驱逐出境。

    去年年底,瑞典副首相洛姆逊(Asa Romson)含泪宣布改变原来宽松的难民政策,增长准入等待时间和准入门槛。2016 年前 8 个月,瑞典有 10,655 名难民因处理时间过长或新规定严格等原因,取消了避难申请并离开瑞典。首相勒文说:“我们真的不能承接那么多难民了。”瑞典移民大臣摩根·约翰松宣称,瑞典安置难民的承受能力已达到极限。瑞典政治人物现已务实,不再唱高调。
    “人道强国”这几个字出现在嘴上的频率越来越少,即便说出也面带难色,或夹杂一点调侃况味,更有人戏称为“人道主义矫情”

    近来由于瑞典移民局已无法为越来越多的难民找到住所,给难民颁发的居民证政策也有变化,限制他们和亲人团聚,还在边界东侧难民入境的地方增加一倍警员。

    不久前在雷克雅未克举行北欧理事会及北欧部长理事会上,瑞典首相勒文要求北欧其他国家参与难民重新分配计划,但没有得到回应,没有哪个国家愿意像瑞典那样自动背上难民的沉重包袱,丹麦首相拉斯姆森索性完全关闭了丹麦大门。挪威首相索尔伯格在表扬瑞典做了好人好事之后,马上又批评瑞典广纳难民的行为会给周边国家造成很大负担。这种高处不胜寒的孤清场面使勒文大吐苦水说:“面对这样的危机没有国家可以独自完成挑战”。这位接收难民的模范代表终于说出了真话。

    眼下欧盟内部也开始反思,认为应该检讨欧盟关于强制性难民分配系统,应该更多地探究控制难民潮和提高边境安全问题。在展现人道主义情怀的时候,也有必要考虑到国民承受能力,这才是一种负责任的态度。



   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平台立场,仅供参考


    出品:加拿大头条
    微信ID: Canadanews



    欢迎来稿

    editor@canadaheadline.ca

    广告合作

    ads@canadaheadline.ca


    77 次点击  ∙ 
    加入收藏  忽略主题  
    目前尚无回复
    关于 张宴的博客
    畅所欲言的社区
    powered by livid
    你的IP: 54.92.174.226
    京ICP备15025511号-1